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如夢如真的兩段人生夢 湯加鹽-第570章誰開的炮?分享

如夢如真的兩段人生夢
小說推薦如夢如真的兩段人生夢如梦如真的两段人生梦
荻洲立兵在仓库前烟雾腾中,并没有太在意,他周围有一万多的士兵,他倒是希望仓库里有人沉不住气出来,那样,逮住他们了解了仓库内的防御情况,他就不用冒险使用重炮了,万一要是炸到租界,可不是好玩的。
可他哪里知道,对方不但出来了,还直奔他的重炮阵地。
汤文在抵达了别墅区后,在出口的小水道井盖处静耳细听,观察周围的动静,等待天黑。
这里距离重炮基地还要有三公里开外,需要绕个圈。不过,这里的别墅区有绿化带,是防欧式的格局建设的,原本住着的都是上海的政要。汤文将出口放这也有着打算,一旦进攻上海受阻,那他就要做好在日战区猎杀那些汉奸的准备,而这里,还是曾经的繁华所在,设施和环境不比租界繁华地带差,正是那些汉奸首选的居住地。
他们刚刚从秘密出口进入下水道的竖井,汤文突然听到地面隐隐的震动。
巡逻队!
他凭借敏锐的听觉判断出了这是一支人数超过三十的巡逻队,看架势应该是一个整编的小队。
难道这里居住着日军重要人物?
汤文静静的听着脚步声离去,心里分析着。可这里不是日军势力集中的所在,日本重要人物应该在虹口居住才对,那里有着完善的日本民族设施,包括艺妓和料理,而这里,是中国人的居住区,不说安全缺乏保障吧,单单娱乐这一块就不适合日本人居住,可那整齐的脚步声显然不是路过,路过大多是小跑或者是大步伐。而这支队伍的脚步声却并不急促。
琢磨了一圈,汤文放弃了研究,示意近卫进食,一家一块肉干,慢慢的嚼着,做好半夜也没时间吃饭的准备。
夜幕。在偶尔的枪声中降临了。
荻洲立兵架上重炮后,并没有发动进攻。夜袭,对于现在的局面来说并没有太大帮助,而且,暂时他还不打算夜袭,要等到明早发动攻击。一旦无法拿下,他将在明天傍晚苏州河岸没人了以后,用重炮轰击,一点点的前移。只要靠近仓库三四十米,冲击波就足以对仓库主体造成破坏。
此时,下水道里的汤文已经证实了这里住有日军重量级人物。那个整编小队过后,不到十分钟,一队十几人,显然是一个班的小队又迈着整齐的步伐路上走过。之后,几乎是每隔十分钟就要有一趟巡逻经过,而且那整编小队在半小时后也再度转回来。显然,外面警戒森严。
这里会住着谁呢?
汤文暗自猜测。但这里不是他的目标,他要去对付那些重炮,而且,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那就是摸进去,向租界轰他一炮。他相信,英美德法这些国家虽然不愿意搅和进来,但一旦日军过于嚣张,给日军施加压力是必然的。
静静的听着头顶的脚步声远去,汤文悄悄的掀开了下水道的盖子。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周围,迅速的离开了下水道,一闪,就靠在了一堵断墙上,手里的驳壳枪机头大张,随时准备射击。
近卫一个个快速离开,警戒周围,最后一名近卫离开后,回手将盖子盖严,恢复了原状,跟着汤文,六个人悄无声息的避开了卡卡的脚步声,消失在了阴森森的别墅区里。
顺着已经划定的路线,五个人在一个半小时后,抵达了架设105山炮的阵地。
这里是一个小公园,大炮舅架设在公园外面的宽敞地带,炮口狰狞的伸着,指着仓库的方向。
炮弹,并没有堆在大炮旁,炮旁边只有六个日军分三个方向,俩俩站立,不时的走动。
草席 小说
隐在公园门口的汤文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知道他们摸进来的路上,那些日军就是阵地的守军了,他们距离这里不超过五十米,将大炮护卫在中间,而内部,则并没有太多的守军。
虫奉行
观察好后,汤文连续几个动作,悄悄的摸向了理他仅有二十余米元的俩人。
近卫分出了两组,俩俩各奔一组日军,剩余的一个警戒周围。
汤文收起枪,手里倒握着那把浪人刀,在两个日军晃荡着背对他的一刻,如扑食的猎豹,脚尖点地,快速的扑向俩人,没等两个日军感觉到风声,手里的刀不带一丝光华的飞起,一闪,就自右手那名日军的脖子处掠过,紧接着左手一伸,捂住左边那家伙的嘴的同时,浪人刀悄无声息的刺进了他的后心,直接将心脏切成了两片。
没等手中的日军抽搐,汤文的手快速离开刀把,一把将那个倒下的日军连枪抓住,在手中的日军抽搐中,慢慢的将两人放下。
近卫在汤文得手的一刻,也扑到了各自的目标跟前,干脆利落的拧断了日军的脖子,将尸体放倒,拖到大炮旁,其中一人抄起三八大盖,代替了俩人的位置。
汤文此时也将俩个尸体处理好,待剩余三个近卫靠近的一刻,四人合力将一门105山炮调整了位置,汤文带着一名近卫就向远处的卡车摸去。
剩余的两个近卫摸索着,悄悄的将诸元设定,等待着炮弹的到来。
汤文带着近卫悄悄的摸到了亮着灯的住宅那里停放的卡车边沿,看到只有两组各两个日军守在卡车一前一后,遂一挥手,跟近卫一前一后的摸了过去。
待两个日军晃荡着转身的一刻,从车旁摸过来的汤文一个箭步,手中的浪人刀掠过其中一人的下颌,没等另一人呆愣,顺势将浪人刀插进了他的脖子,让他的惊呼被憋在了切断的喉间,随之一手一个扶住两个倒下的身体,慢慢的拖到卡车地下,塞了进去。
近卫那里如出一辙,也将岗哨的脖子割断,收拾掉了俩人。
汤文在近卫过来警戒的一刻,在窗户里透出的灯光中掀开了其中一辆卡车的车帘。
看到里面一个个整齐码放的箱子,汤文松了口气。这正是他要找的炮弹。
确认东西找到,汤文将暴力的定时炸弹取出,设定时间十五分钟,将定时炸弹挨个的放到了那些弹箱的夹缝中,随之,搬起一个炮弹箱,带着近卫悄悄的返回。
到了大炮旁,将炮弹取出,引信按上,随即填入炮膛,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设定的诸元,确认无误后,一挥手,五个近卫就幽灵一般的消失不见。
待近卫离开,汤文毫不犹豫的拉响了大炮。
轰!
大地一阵剧烈的抖动,随之炮口喷出一团火光,紧接着炮弹带着沉闷的啸音飞了出去。
汤文不等日军反应过来,已经在大地的震动中纵身狂奔,在卡车那里的房屋门打开的一刻,已经一闪,钻进了公园,随即回合了掩护的近卫,五个人拿出了百米的速度,向不远处的一条半人深的沟渠奔去,在前方噗噗的奔跑声中,悄无声息的扑进了沟里,屏住呼吸。
一队日军端着枪,慌乱的跑向大炮,谁也不曾想到距离大炮开炮,到他们这里足有五十米的距离,开炮的人居然已经在他们离开房屋的一刻,奔跑到了这里,所以,都在靠近公园的一刻,才队形散开。
汤文六人在最后一名日军奔跑过去后,急喘了两口,快速的离开了干沟,消失在了夜幕里。
远在指挥部的荻洲立兵在大炮轰鸣的一刻,一惊抬头喝问道:“八嘎!是谁下令开炮的?!!”
屋子里的所有人一愣,能够下令的都在这里,谁会下令?
山炮联队的联队长横尾阔中中佐也在这里,他疑惑的说道:“将军阁下,那里的炮弹都没有卸车,怎么回事有人打炮?”
“快去查……”
荻洲立兵让查看破蛋落向什么位置的命令还没有发出,轰的一声巨响,自远处租界那里传来。
荻洲立兵听到爆炸声大惊,一个箭步就冲出屋外,紧张的看向爆炸的我位置。
“不好!是租界那里!!快查看炮弹的落点,封锁炮兵阵地,找到是谁擅自开炮的!!我要砍掉他的脑袋!!!”
随着荻洲立兵气急败坏的吼叫,跟着奔出的将官们立时乱套,纷纷赶奔各自的卡车,急声催促赶往炮兵阵地。
此时,租界那里也是如临大敌,炮弹突兀的打到了租界这里,谁知道是不是日军要大举进攻租界?
剧烈的爆炸将周围百米内的窗户前部震碎,让守卫在四行仓库旁边桥上头的英军更是惊恐,纷纷抄起武器,打开探照灯,严阵以待。
仓库里,谢晋元正跟上官志标悄悄的研究这支神秘的援军,不知道他们会用神秘办法解决大炮呢,一阵隆隆的啸音由远及近,让俩人大惊之下,狂吼准备对比炮击。
可喊声还没落下,俩人听出了炮弹不是落向仓库,没等转念,远处轰的一声巨响,将桌子上的马提灯都震倒。
“怎么回事?”
俩人一前一后奔到爆炸传来的方向,透过射击口看去。
只见苏州河对岸,距离仓库四五百米远的位置,一团火光刚刚消散,余辉可以看出来,居然是苏州河岸边。
日军怎么对租界开炮?
俩人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心有余悸的再次看向已经归于沉寂的爆炸位置。
在租界,惊慌防御,日军鸡飞狗跳的寻找开炮者,谢晋元惊疑不定的时候,汤文带着近卫已经成功的离开了炮兵阵地,快速的向三公里外的别墅区奔去……
我想你的芬芳,想你的脸庞,想念你的娇艳芬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