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我有一身被動技 起點-第九百二十章 驚悚時刻!兩個王超?

我有一身被動技
小說推薦我有一身被動技我有一身被动技
“从一开始,徐小受就掌握了‘剑念’,就如同他掌握了和圣奴无袖同源的‘烬照白炎’一般……”
饶妖妖似乎明白了守夜想要说的内容:
徐小受同样存在有模仿八尊谙的能力。
并且,依照八尊谙目前的虚弱状态来看,徐小受假扮得越是潦草,位格越高之人,越是不敢轻易动手试探。
这, 反向助长了徐小受假扮八尊谙的成功率。
更别提异战死后,模仿者很有可能就落到了徐小受的手上,这更加让徐小受假扮成功的概率,往上拔高不止一个层次。
“真不可小觑之了……”
饶妖妖终于提起了十二分的警惕。
守夜之话,难听是难听了些,可真真切切, 有其存在的理由。
真要落入圣奴的圈套之中,被多人包围, 还以此前的轻视之心去对待徐小受, 恐怕便是她饶妖妖,也不能讨到好果子吃。
只是……
唯一还让人无法接受的是……
他才刚刚在我的剑下突破成为宗师不久啊……饶妖妖皱着眉头,着实有些无法接受一介宗师小辈,有着威胁到太虚的资格。
“出去吧!”
该了解的已经了解,饶妖妖不再多等,让汪大锤解除了界域封锁,领着守夜重归回到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纪间盘。”
她亲自要来了纪间盘,而后一边观看着盘中战斗痕迹纪录,一边映照现场,却没能找到黄泉、八尊谙等离去的踪迹。
唐红
现场唯一剩下的可供追溯的痕迹,只剩那空间属性偷渡者的留下空间通道气息。
空间属性偷渡者……饶妖妖思忖着,觉得既然黄泉和另一个空间属性偷渡者同时出现,那云仑山脉之中,按照概率来讲, 应该不存在第三个空间属性之人了。
所以, 那个最后逃掉的空间属性偷渡者,很大可能便是自己此前关注过,用“空间源石”试探过, 但被徐少、姜闲等冲突破坏了行动,最后又因为各种频发的大事,不得不不了了之的白发矮个青年。
这仅仅只是怀疑。
饶妖妖并没有第一时间验证,而是亲自来到空间通道残留的波动前。
经过这么长一段时间耽搁,残留的空间痕迹,基本都消匿了。
幸好纪间盘纪录下了那三百六十二個空间通道出口的坐标,饶妖妖一剑斩出空间碎流,一一验证着,却依旧没能找到太多线索。
空间碎流太乱,瞬息之间,就能将许多痕迹抹除,更别提隔了这么久时间之后。
立在空间碎流侧,饶妖妖并没有气馁。
对她来说,这仅仅只是任务的开始,她接触过比这更加复杂、更加困难的追踪事件。
“空间属性偷渡者的形象呢,给我。”
饶妖妖手一摊,守夜便上前, 将之前朱宓儿刻录好的玉简递过, 并且道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怀疑他是天桑城、天桑灵宫的内院院长,叶小天。”
饶妖妖眉头一动, 灵念扫过玉简,成功认出来,这便是自己之前用“空间源石”试探过的那位。
所以,那个时候他不拿“空间源石”,是预判到我的试探了吗,很聪明啊……饶妖妖唇角勾勒,对上守夜认真的眼神,轻声道:
“我也怀疑。”
怀疑并没有用。
饶妖妖是一个行动派。
她当即转眸看向下属,沉声道:
“立马传讯东天王城圣神殿堂总部,让他们联系到天桑城城主府,第一时间拿到有关天桑灵宫院长叶小天的所有信息,并且派人前往天桑灵宫验证。
“我不要道听途说,我要天桑城城主亲眼所见,并且亲自回信给我,他所验证完成的一切情报。
奔向地球
“之后东天王城圣殿总部再派人前往天桑城验证,如若天桑城城主所言,和我们自己人所言对不上……天桑城城主府,直接端掉!
“至于叶小天……”
饶妖妖有条不紊吩咐完一切程序,嘴角忽然上翘,戏谑道:“不出意外的话,你们应该能提交给我一份叶小天的退任报告,顺便再告诉我,天桑灵宫新任院长是谁吧。”
“是!”
身周诸多红衣听得一凛。
片刻功夫,饶剑仙已经总结出了自己最想要,也最可能接近正确的答案。
并且,她连城主府私通天桑灵宫等细枝末节的可能性,都全部纳入怀疑范围,并给出了明确行动指示。
从始至终,这才过了多少时间?
连守夜都不得不为之惊叹,这不愧为红衣执道主宰,思路之清晰,前所未见!
身周的斩道部下领命告退,饶妖妖重归望向空间裂缝。
她微眯眼,灵念化作三百六十二份,瞬间穿过了空间碎流,落到了三百六十二个出口处。
依旧毫无线索……
毕竟,时间过得太久了。
“你们方才说,慕容影和他的一个队员,已经往那唯一一个有异常的空间通道出口过去了?”饶妖妖问道。
“是的,饶剑仙。”朱宓儿上前恭敬道,“队长找到了其中一处空间通道的出口有问题,没有耽误半点时间,即刻带人追溯过去。”
中计了啊……饶妖妖心头一笑,根本不觉得那狡诈如狐的叶小天,能留下这么明显的破绽。
她一下便能想到:
真要是叶小天在场,他大可以抹除一切空间痕迹。
可依旧留下三百六十二个通道出口,不外乎为了掩人耳目。
再于其中某处出口留下异常,便是图在掩人耳目中,搅乱视听,让人对自己辛辛苦苦找到的“正确答案”深信不疑,再浪费时间精力去追。
不过也无妨……
“执法官人手不少,哪怕只有一丝可能性,也可以派人前往验证一下,或许慕容影抱着的,便是这样的想法。”饶妖妖同样也想到了这一点。
既然那唯一一处异常有慕容影跟过去,想来不会有什么大变化。
饶妖妖望见了周边愈发变多的执法官,捏住耳垂处的作战通讯器,传令之后的执法官不必再前来。
此地,人手已经足够了。
“依照守夜的话,叶小天可以暂且跟着,但黄泉和八尊谙,才是重中之重,毕竟,后者有可能是徐小受所扮。
“即便守夜推测错误,八尊谙不是徐小受所扮,那这两个人的行踪……会变得更加重要!
“一个阎王修炼,一个圣奴首座……”
未能开始的婚姻
饶妖妖突然眼神一醒,灵念无限放大、放广,试图搜寻到云仑山脉中的任何一点异常波动。
可灵念一放,所有偷渡者都能有预感,都提前藏好了自己。
因而这一波,饶妖妖依旧没有收获。
东躲XZ的老鼠……饶妖妖忍不住在心头气骂一声,但也无可奈何,阎王、圣奴的踪迹要那么好追,那就不配叫这两个名号了。
“往四周散!
“一寸寸土地,都给我往外翻出去!”
饶妖妖只能用起最原始的遍历寻人法。
斩道、王座执法官应声而动,一个个四散飞去,赶忙行动起来。
这时,旁侧密林道口,出现了一阵小骚乱。
“发生了什么?”饶妖妖忍不住举目眺去。
却见不远处密林出口,蹿出来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他脸上有着不止一层的重重泥垢,让人看不清面容,浑身上下只穿着一个花色底裤,十分变态。
这会儿,俨然是被挖地三尺在寻人的执法官给拿下了。
“饶剑仙!”
慕容影小队的朱宓儿匆匆忙忙跑了过来,行进途中,甚至还崴了一般,踉跄了身子一下,神色十分慌张:“饶剑仙,有、有情况……”
饶妖妖眼睑一敛,眸色冰冷起来。
朱宓儿王座道境,碰见了什么,能让她惊悚成这样?
那股源于灵魂深处的恐惧,饶妖妖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
“说!”她淡漠道。
朱宓儿牙齿磕巴,脸色煞白,躬身道:“禀饶剑仙,我们在附近搜到了一个人,但不是敌人,是、是我们的人……”
饶妖妖讶异:“执法官?”
“对、对……”朱宓儿像是见鬼了一般,这时还有些惊恐,断断续续道,“他不仅是执法官,还是我的队友,隶属于我们小队队长慕容影……”
饶妖妖知道慕容影。
这个斩道队长,此刻正带着他的一个队员,走在追踪叶小天留下的异常空间波动的路上。
“所以?”饶妖妖灵念绽放,试图安抚下朱宓儿的惊慌,并没有选择大声呵斥。
朱宓儿感受到太虚的力量,情绪恢复了几分,但还有着惊悚。
她回身指着自己那正捂着下体和胸部、夹着小腿的队友,道:“他、他叫王超……”
“王超?”饶妖妖纳闷,“有什么问题吗?”
“有!”朱宓儿浑身鸡皮疙瘩立起,像是来到了最惊悚的时刻,她手指一转,指向饶妖妖背后的空间裂缝,恐声道:
“饶剑仙您没来之前,我们队长慕容影,已经带着一个队员进入空间裂缝了……
“他、他就叫王超!”
饶妖妖当场怔住。
旁侧,还未远去的几大斩道护卫,包括守夜,汪大锤,也当场怔住。
而后,这些人齐齐脑后生风,背脊发凉,像是撞鬼了一般,不约而同从空间裂缝处跳开,远离了足足一丈之距!
“你在开玩笑?”汪大锤瞪大了眼,直瞪向朱宓儿,“你吓死老子了!”
“我没有开玩笑啊……”朱宓儿委屈极了,说道:
“这个王超我们验证过了,细节、言语、行为和一切的一切,都是正常的王超。
“可、可那个跟着慕容影队长一起走的王超,也、也很正常。
“他……他正常到了连队长和他一起发现阎王、圣奴之人,再一起交流、一起行动、一起离开……
“如此之长的时间里,队长和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发现那个王超的异常!”
嘶!
所有人倒吸冷气。
两个王超?
这太惊悚了!
现场这一个王超是真的,可以验证身份的话,那慕容影牵走的那一个王超,是个什么鬼东西?
守夜这会儿感觉自己都有些冒寒气。
他和鬼兽打了半辈子交道,鬼兽名称里有个“鬼”字,可大都是脑子里缺根弦的玩意,准备周全的情况下,不足为惧。
现下这“两个王超”,真真切切跟鬼一样,无关乎修为境界,事件本身的出现,就让人不自觉感到惊悚。
“等等……
“鬼?第二个王超?”
守夜突然思维一僵,从某一处中扭了回来。
这,不就和自己方才的预测,有些相似么?
只不过,预测的主角,从第八剑仙,转到了毫不起眼的王超,让人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守夜转眸望向饶妖妖,发现这会儿的饶剑仙,同样若用所悟的望着自己。
二人齐齐顿了半息时间,便异口同声道:
“徐小受!”
……
“呜——”
似鬼哭狼嚎一般的凄厉风响,自崖间辗转,而后传上云霄。
云雾缭绕之间,叶小天落身在断崖之巅,感觉自己置身在至高的云海。
他浑身浴血,却满不在乎,只震撼的望着高崖下的世界。
眼前断崖,可以看得出来原先为一座高耸入云的山体,可现下,这大山却像是被仙人用巨剑,从中间斩成了两半。
外泄的力量,将断崖两岸摧打得破烂不堪。
而如此之高的山崖,被从中间劈开,这会儿天上灌入了无边的云雾,崖底涌入了无尽的海水,简直让人望而生畏。
“云仑山脉,还有这般高崖?
“并且,这崖间的剑意,不像是远古留下,而像是新出现不久……”
叶小天感慨着,摸着身下碎石,一边用桑老的丹药为自己疗伤,一边思绪发散。
这般雄摧两岸,斩断一崖的剑痕,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第八剑仙!
风闻,王城夜战之时,间不容发之际,云仑山脉陡现过一道身影,那身影具现出了一尊大佛,大佛持剑,剑光耀夜,既将圣神殿堂的人手,全部吸引到了云仑山脉回防,又于王城上空,召唤出了蕴有“封圣道基”名号的天空之城!
“这里,就是现场?”
叶小天回忆起这些在王城夜战之后,由云仑山脉附近的居民流传出来的信息,再感受着身周那些触目惊心的剑痕,颇为动容。
八尊谙莫名其妙救了自己一命,自己又莫名其妙来到这“大佛斩”的源发之所……
巧合?
还是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