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異世玉佩 愛下-第216章 鬼木魚和狸神的教誨閲讀

異世玉佩
小說推薦異世玉佩异世玉佩
听到霍迪斯如此的编排自己寺庙,谷壳北岩气的胡子都哆嗦了起来:“无耻小儿,竟然敢误入我佛门净地,真当我佛家不会发怒吗!”
他这气冲冲的喊了一句,身后的九个大和尚直接把手里的木棍就亮出来了,围着老主持摆了个孔雀开屏的造型。
谷壳嘿嘿冷笑:“我们红叶寺可是跟华夏的南少林有关系的,结阵——伏虎罗汉阵!”
“刷!”的一下,九名和尚分开站好,三个在前,左右各两个为阵法的双翼,尾部有两个僧人负责合击,从外表看这个阵法已经磨炼了不少时间了。
有点意思,霍迪斯朝南宫玉山一努嘴,你去试试水,给几个社员打个样。不过注意分寸,别把人家打伤了。
众人朝身后推开十几步,南宫双臂一伸就跳入了伏虎罗汉阵之中。
魄 魄 日常
南宫玉山最近修炼的非常刻苦,因为看见过霍迪斯出手,非常佩服这样超自然的强者。现在机会已经给了自己,是龙还是虫就看自己的内心了。
一套开山拳达到了小成境界,拳风呼啸之间隐隐有山风之力加持。和尚知道南宫来者不善,虽然手持僧棍,也不敢与南宫的拳头硬碰硬,采取的是游斗的方式,打算消耗南宫玉山的体力,再伺机反击。
这事要放在去年还行,现在的南宫可是修习了“小灵童观想法”的人了。不说三天三夜,就算是持续输入半天是没问题的。这下红叶寺的和尚们可就吃亏了。
棍子打在南宫的身上丝毫没有作用,如果被开山拳扫过那直接棍子就被打折了。短短的十分钟不到,九个和尚的棍子都换了一圈了,还是被打的阵法散乱眼看就要不行了。
“米陀佛!”谷壳北岩脸色变的阴沉,很明显自己这边不行了,九大弟子都不行,自己当然更不行。
“各位施主当真要逼迫老衲不成?这世间难道就没有了法律了不成?”
看武力镇服不了对方,谷壳开始用法律说话了,只不过因为心虚说出的话有些底气不足。
一个拥有鬼器的红叶寺,我看警察来了是逮捕你还是逮捕我们!三千里直接拿出杀手锏,:“我现在可以给特殊警备司通电话,看他们来了是抓你还是抓我们!”
这个国家有些奇怪,每个人都会相信神灵的存在,是世界出了名的寺庙和神社多的国家。警察也不例外,一旦知道莂兰寺的老残魂还在木鱼里,我估计寺庙都会被直接查封。
“你们到底要怎样!”谷壳终于有些屈服了,他自己的生活倒没什么,但是红叶寺不能出事。这里有不少家眷都靠寺庙养活,一旦查封,不少人得流落街头。
明末金手指
霍迪斯掏掏耳朵:“一句话,借不借,或许你可以问问那个老鬼的意见。”
“不用啦!我同意借给你们!”此时后院传来了一道慈悲的声音。半空中猛的飞来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红色木鱼,稳稳的落到了北岩的手中。
“爷爷!您这是何苦呢?孙子可以把您照顾好的。”
一道叹息声从木鱼传了出来,然后黄色光芒一闪,一个老和尚的鬼魂出现了,看外面正是莂兰寺的谷壳虚前。不过他的鬼魂和正常的鬼魂不一样。一些朦胧的金色雾气不断在谷壳虚前的周身旋转,显得十分神圣。
霍迪斯看了眼睛一喜:“老主持好佛缘,竟然有千年桃木蕴养了你的魂魄。”
“阿弥陀佛!”谷壳虚前双手合十,一身的佛力纯洁无比。在妙义山莂兰寺,那里不过是他生前的躯体和一部分魂魄在作怪,其实人家本身真的是一位得道高僧。
“所谓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佛性常清净,何处有尘埃!
身是菩提树,心为明镜台。
明镜本清净,何处染尘埃!
寻秦记 黄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
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
看着虚空中闭着双眼的谷壳虚前,在场的小辈都被那纯洁的佛性所感染了,修行的瓶颈似乎都破开了一些。
道马轻音有些不忍,怕霍迪斯伤害到这个大和尚,于是迈步往前走了几步:“谷壳前辈请了,道马家族第七十一代弟子轻音向您请安。”
算到道马这一代,不少的知名高僧和阴阳师大家都是互相知道的,加上膏药国本来地区就不大,因此轻音报上自己名号的时候,谷壳虚前睁开了双眼,看小辈一样慈爱的看着轻音。
“道马龙太真是好福气,后背在如此年纪就有这种修为,真让人羡慕,可叹。”
谷壳虚前的修为是不错的,第一眼就看出了对方大灵师巅峰的水平。
在灵气薄弱的时代,能修到灵师都不容易了,放在当前时代可以说是世界级的苗子了。作为膏药国的前辈,谷壳虚前也愿意看到后辈的崛起。
“这是我的主人霍迪斯,是华夏守护神,有着‘葬世’的称号。”道马轻音赶紧把霍迪斯的身份说了出来。
此时谷壳爷孙算是知道来的是谁了。五十年前的华夏守护大能,只手就解决了十几万关东军的超级高手,被称为行走在人间的神灵。
在膏药国称为“葬世”称号的霍迪斯!
“我说为什么见到您有些犯怵,原来是葬世冕下。”谷壳虚前身子微微鞠躬,他的孙子北岩则是有些大汗淋漓了。怪不得看霍迪斯这么眼熟,这不是前两天把富士山给劈开的那个家伙吗?
就算是不少部门出手说只是一场超级科幻剧场的拍摄,谁都明白是这么回事。虽然霍迪斯的面部被技术处理过了,让人看不清楚长相,但是身高和风格那真是太显著了。
北岩现在有些后怕,人家富士山说劈就劈开了,你一个小小的红叶寺算的了什么呢?
“阿弥陀佛!”谷壳爷孙现在不敢言语了,什么木鱼不木鱼的,那就见外了,不是有南宫少爷在吗?就当是顺水人情了。
看着社长拿着鬼木鱼,谷壳虚前还是提醒道:“霍迪斯前辈虽然法力无边,老衲还是建议不让别人接触的时间太久,轻者会影响心智,重者受鬼魅蛊惑,善哉善哉。”
这和尚确实内心善良,霍迪斯想了想,一颗丹药直接飞入到了谷壳虚前的嘴里,虽然对方没有躯体,这丹药似乎就很快的被地方吸收了。
“这是?”谷壳虚前顿时感觉属于人的无感又回来了,并且身体慢慢的清晰起来,不触摸的话看起来和真人没什么两样,知道对方赐予了宝物,连忙在半空磕头表示感谢。
“这是颗补神丹,固本培元可以补充失去的魂魄,我看你天生具有佛根和你结个善缘。”虽然霍迪斯贵为神王,此时为一个平行世界,霍迪斯总感觉这个膏药国的老和尚有着特殊的用处。到了神王这个境界,似乎有时候一些突发的心理提示被称为第七感。
无非就是一颗丹药的事情不打紧,霍迪斯愿意留一丝机会。这给的不是和尚,而是自己。
终于得到鬼木鱼了,这是御守驱魔社团在社团比赛时候重要的道具之一,直接被社长用黄布包了起来。
一切顺利,现在社长要安排社员做补充环节,并且每个人丢给了二十张符篆。这些符篆可不是霍迪斯赐予的,是清远慧子自己画出来的。本来神社驱魔都是抛出一个神牌代替符篆功能,霍迪斯嫌弃拿东西占地方,威力还单一。
索性就传了几手简单的画符驱鬼给社长,为了避免与华夏道术冲突,特意挑选一些内容简单,操作简捷的来传授。
慧子当着爷爷清远黑鹤成功用出驱鬼符的时候,黑鹤老头竟然直接哭了。对着霍迪斯的方向就是连连磕头:“天啊,这才是正宗华夏的道术,慧子你一定要感谢葬世先生的厚爱,这东西千万不能随便教给别人。”
“可是霍迪斯君要让我学会传给其他社员。”想了想,慧子咬着嘴唇小声补充道:“虽然他说手里还有近千种符咒。”
黑鹤眼角都直了:“多少?上千种?”此时他背着双手跟发了神经一样在大厅里来回的走着。最后眼睛还是落到了慧子的身上。
“慧子,你要知道咱们膏药国道术本就是从华夏偷学的皮毛,要是咱们能掌握住三十种,哦不二十种,咱们清远家族都可以开宗立派了。惠子呀慧子,你现在依靠的可不是普通的人,千万千万要把这关系维护好了,你明白吗?”
清远黑鹤没有别的意思,但是做为一个有远见的老者,他知道现在青鸟社面对的压力,前些日子孙女突破到了灵师让黑鹤开心的喝醉了三天。祖灵保佑,清远家终于出了一个超越先辈的嫡系了。
现在呢?符篆!这一新的传家之宝又出现了,现在不是耍小孩子脾气的时候,作为家族族长,黑鹤现在要出手干预了,为了情缘家族的子孙后代着想,黑鹤打算不要脸了。
他拿出最慈祥的笑容看着孙女:“慧子,你看葬世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爷爷!”清远慧子嘟着小嘴,早就察觉到爷爷想要问什么:“我不理你了。”娇羞的一跺小脚跑去找狸神玩了。
狸神此时拿着酒坛子在惯着,和其他守护灵一样,对于美酒和美食是非常喜欢的。最近慧子的声名远播,青鸟神社的生意也好了不少,加上藤原家族几个家族的暗中支持,狸神的日子过的不要太好。
“慧子你来了?来!陪姐姐喝几杯。”狸神醉眼蒙眬的又找出一个酒碗搁在桌子上,伸手就要去端酒坛。
“姐姐,你别喝了,人家都愁死了!”在这里清远慧子竟然露出了小女孩的本相,朝狸神撒起娇来。
“嗝!~”狸神打了个酒嗝,看着慧子问道:“慧子妹妹,以你现在的水平和靠山,别说全膏药国,就算是去美利坚走一走,也没人敢招惹你,你还烦什么愁呀!”
哎,就是看到霍迪斯身边多了个道马轻音,清远忽然发现有一种危机感出现了。两个女人在山洞里嘀嘀咕咕了半天,狸神终于明白慧子担心的地方了。
“嗝~,慧子,你的担心是对的,你爷爷的做法也是对滴,唯一一个就是你做的不对了!”
“哈!?”情愿慧子疑惑的看着前辈,不明白这个时候狸神会站在爷爷那边说话,难道女孩子大家矜持不重要了吗?
狸神酒现在清醒了大半,小手轻轻的摸索着酒坛,看了慧子半天琢磨着怎么说,想了一会儿,滋溜又喝了一口。
“慧子,其实我挺羡慕人类的,可以随意的享受酸甜苦辣,喜怒哀乐,作为灵族,我考虑的太多了。哎。”话题一开口,狸神就停不下来了。
生下来就注定与天斗就是命运,狸神作为清远家的守护神也背负了很多,和先辈们一起搏斗其他势力,一起分享战果,所以她看的很开。社会是不公平的,但是有机遇一定要抓住。拿狸神来说,如果有机会从灵尊晋级到灵神,即便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都愿意去搏一搏。
“慧子,这一次我坚决站到黑鹤族长这边,你说我无耻也好,说我想攀高枝也罢,我都认。记住,人生机会不多,外面的世界太大了,你就不想去看看吗?
难道你想要生老病死在这小小的膏药国世界里?想想吧妹妹,说白了人家霍迪斯前辈看不上我,但凡有一点意思,我肯定厚着脸皮凑上去!话题说到这里,你自己体会!”
狸神若无其事的哼着小曲离开了,神殿这里呆呆的留着清远慧子在慢慢琢磨。
霍迪斯君会不会对自己有意思呢?我该不该主动出击呢?
今晚,慧子没有休息好,就连符咒都画错了十几张,心情紊乱的在榻榻米上翻来覆去,霍迪斯君,你真是个害人不浅的家伙。
她心神不宁的时候,桌子上摆放的鬼木鱼竟然自己发出暗色的光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