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熊孩子-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奇特車隊閲讀

大唐第一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熊孩子大唐第一熊孩子
“老夫的要求很简单,只要伟男好好管教好自己的儿子,不要在制造出来什么乱子来就好,尤其是今天发生的事情,老夫心中很是不舒服,若是再有下一次的话,后果会怎么样,老夫也不清楚。”
“若是伟男能够将这个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等到老夫大势已成之时,绝对不会再针对邢家,甚至老夫还愿意动用所有的关系,全力相助刑家。”
丁老轻描淡写的说着,可是话语中的意思,却让邢伟男整个人的脊背发凉。
邢伟男轻轻地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该做些什么,原本对于丁老这个篡权夺位的家伙十分的鄙夷,可是现在他却明白,自己之前一直都小看了他。
“伟男啊,老夫一直都想与你好好的合作一把,你的能力实在是让老夫佩服,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有这样的机会。”
见到他表明态度后,丁老这才意味深长的说道,而后起身来到邢伟男的身边,伸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若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某告辞了!”
邢伟男一脸严肃的看着丁老,今天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压力无疑是巨大的。
“丁老,您说他会按照您的命令行事吗?”
望着邢伟男离去的背影,心腹这才开口说道,之前两人暗中博弈的画面一直印在他的脑海中。
“他是一个聪明人,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的,不过这一次的事情,老夫真的应该感谢一下碧瑶,没有想到她无意间的举动,竟然会帮了老夫这么大的忙。”
丁老的脸颊上在这个时候也浮现出了笑容,所有的事情,依旧掌控在他的手中,他永远都是奇迹的缔造者,没有人可以违背他的意愿做事。
翌日,清晨。
运输队鸟枪换炮,彻底抛弃了马车,而是驾驶着货车冲入了城内,不大的货箱中,摆放着各种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
这些都是李治在离开胶州之前努力的结晶,汽车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运输队伍的效率,彻底震惊整个胶州城内的世家。
这是运输队第一次驾驶汽车送货,而后是秦怀玉亲自带队过来,进入城内后,运输队伍这才放慢了行驶的速度,直奔富贵坊。
车队带来的影响力,无疑是十分巨大的,虽然这几天他们已经见识过李治驾驶着会移动的铁盒子行驶在街道上,可是一下又出现这么多的铁盒子,彻底点燃了临邑城内百姓的好奇心。
南宫世家。
丁老站在花园内的池塘边,手中拿着一个精致的小碗,时不时将里面的食物丢到池水中。
就在这时,远处出现一个家丁的身影,正迅速的向这边跑了过来,然后快速的向丁老的心腹说着什么。
“怎么了?”
虽然丁老十分不喜欢有人在这个时间打搅自己,但是看家丁的样子,他也知道,外界一定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他是没有这个胆子过来打扰自己的。
“一支奇特的车队直接去了富贵坊,应该是那位左公子的人,因为整个车队都是那种会移动的铁盒子……”
听到丁老的问话后,家丁不敢有任何的隐瞒,赶忙将自己看到的事情讲述了出来。
丁老仔细的听着家丁的话语,然后直接将碗中的食物全部倒入池水中,然后转身死死的盯着他。
“丁老……小的……小的……”
看到这样的眼神,家丁差点直接吓尿了,似乎想开口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说起。
“继续盯着他们,看看他们究竟要做什么,有什么发现后,马上回来汇报。”
丁老的脸色很难看,显然这个消息将他大好心情给破坏了。
“看来他真的打算参与进来了,只是他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力量呢?”
丁老面沉如水的望着远方,口中喃喃自语,对于这种未知的人,他的心中很是不安,之前他已经与对方说的十分清楚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对方居然真的有胆子与他作对。
至于这个造型奇特的车队,一定与那个左公子有关系,会移动的铁盒子,不要说看到了,以前就是听都没有听说过。
“丁老,这么早在这里,是锻炼身体吗?”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出现在他的背后,紧接着青年缓步走了过来,目光不断向四周扫视着。
“家主今日怎么有闲心出来逛逛?”
看到来人后,丁老的脸颊上顿时浮现出笑容,只是他的脸颊上满是不解之色。
“最近一直在静心沉思,心有所感,这才出来走走,缓解一下沉重的心情。”
青年平静的回答着,只是话语中包裹的确实另一种含义。
“是吗,凭借家主的聪明才智,想必这一次静心,应该是收获满满了。”
魂武双修 小说
丁老再次笑道,虽然口中一口一个家主的叫着,可是却没有半点尊敬的意思。
“这么多年,我虽然是南宫世家的家主,可是大部分的事情都是由丁老处理的,南宫世家能够有今日这样的成就,丁老您是功不可没啊!”
“回想这些年本家主的所作所为,好像对于整个南宫世家来说,并没有做出任何的贡献来,所以本家主的心中多少有些愧疚。”
青年望着池水中不断争抢吃食的鱼儿,这才悠悠开口说道,没有任何的隐瞒,将自己的感悟全部说了出来。
“家主这叫什么话,能够帮助家主分忧,这乃是我的职责所在,实在是担不起家主这样的评价。”
丁老自得的笑着说道,虽然彼此之间早就清楚对方在想些什么,但是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却没有人愿意主动将之捅破。
“本家主知晓丁老的能力,但是丁老不可能帮助本家主一辈子,以后若是丁老不在了,那本家主又能做些什么,对于家族内的事务,本家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经验,希望丁老有空的时候,能够指点本家主一番。”
青年神情平淡的说道,丁老在南宫世家伺候了祖孙三代人,年纪早已经上去了,往后还能够有多少日子可以活,他也不知道,所以他希望对方不要破坏掉他心中的那一丝美好。
“家主实在是太自谦了,您做的已经很好了,不是吗?”
丁老轻笑起来,现在才想将权势索要回去,未免有些太迟了,若是对方能够一直这样下去,他真的不介意为南宫世家留下一条血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