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 愛下-第82章 顧宿的背景推薦

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
小說推薦肉身橫推!你管這叫亡靈法師?肉身横推!你管这叫亡灵法师?
阮友戏愣住了,怎么会有人这么理直气壮。
“没素质……没素质难道就能取笑别人的名字吗?”
“啊?那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没素质?”乔榆撇嘴。
阮友戏沉默了。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没办法反驳。
“考官,请问可以开始了吗?”
阮友戏发现了,他不能和乔榆斗嘴,他的名字已经在先天上占了下风。
“守擂者准备好了吗?”考官问道。
乔榆:“好了。”
“开始!”
阮友戏瞬间就和乔榆拉开了距离。
千万不能被乔榆近身,这在所有考生的心里几乎都成了共识。
作为目前未尝一败的考生,乔榆自然是其他考生大力研究的对象。
第一高中的几个考生在顾宿的带领下,研究了一番后一致认同。
只要拉开距离,用技能狂轰滥炸,就能打败乔榆。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第一高中的考生心里都有些古怪。
对付亡灵法师必须尽快近身秒杀对方,防止对方召唤出太多的亡灵生物,这在所有人心里几乎都是共识。
偏偏这个乔榆是个怪胎,得反其道而行之。
“乔榆,你的战斗方式已经被我们研究透了!”
阮友戏抬起法杖。
“杜子腾已经将对付你的经验全部告知了我,你没机会了!”
阮友戏眼底闪过一抹喜色,不能扣地板砖,对方就没办法用对付杜子腾的方法来对付自己。
“是吗?”
乔榆缓缓的抬起了头,脸上一片淡漠,他缓缓的抬起了左脚。
“既然你觉得你看透我了,那我就让你看看,我乔榆真正的实力!”
阮友戏浑身肌肉紧绷,攥着法杖的手都渗出了冷汗。
这个乔榆居然还隐藏了实力?他谨慎的眯着眼睛,观察着乔榆的一举一动。
轰!
乔榆全力一脚猛的跺下,整个擂台瞬间震动起来。
十几块刚被修复好的地板砖被震得高高飞起。
阮友戏:“……”
“看好啊,我可没有扣地板砖啊,这些都是自己飞起来的!”乔榆动手之余还不忘和考官解释。
靳同:“……”
考官:“……”
乔榆眼疾手快,直接抡起了一块地板砖。
“我这就让你体验一下,杜子腾的肚子有多疼!”
咻!
噗!
呕!
咚!
阮友戏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直接被砸落擂台。
他捂着肚子疯狂干呕起来。
杜子腾的肚子有多疼他切身实际的体验到了。
重达百斤的石砖在乔榆手里甩出,威力自然极为可怕,这要是搁某大陆都能直接破碎虚空了。
“第四高中,乔榆,守擂成功!守擂成功次数——4次!”
考官宣布完结果,深深的看了乔榆一眼。
不出意外的话,考场肯定马上又要改规则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主考官靳同宣读了最新的规定。
“考生不得主动破坏擂台,否则视为违规。”
走到半路,靳同身子一顿,又跑向了演讲台。
“被动破坏也不行!”
他是真的怕了,这个小子完全就不按套路出牌。
“不就是一个擂台吗?你们考场真的蛮抠的。”
底下的乔榆撇了撇嘴,某个大胆的想法直接被扼杀在了摇篮里。
“因为一个考生连续两次制定临时规则,这在整个苏城高考历史上还是第一次吧?”
市长方标志开口询问,一张国字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额……方市长,我回去一定好好教训乔榆!太不像话了!”洪校长赶忙表态。
“洪校长不必紧张。”
方标志露出一个笑容。
“我倒是挺希望这个乔榆这个学生能够再给我们苏城带回来一个法师系的状元。”
“这孩子如果进入高考状元的角逐,一定能给其他城市的人很多惊喜吧。”方标志笑道。
洪建国闻言嘴角一抽。
我 是
到时候,其他城市的法师系第一都是一袭法袍手持法杖,他们苏城的法师第一抡着大刀嗷嗷叫着就冲上去了。
惊不惊喜他不清楚……惊吓肯定是有的。
“方市长,现在说这话还为时过早,我校的顾宿还未上场呢。”第一高中的校长邰学真开口说道。
显然他对还未上场的顾宿极有信心。
“顾宿?姓顾,难不成是隔壁江城顾家的孩子?”方标志露出一抹感兴趣的神色。
猎君心
“是的!顾宿想证明自己不比他哥哥差,于是就从江城跑来了苏城。”邰学真点点头。
“那可有点难啊,毕竟他哥哥可是去年的法师系的状元!”
方标志说完看向了龙翔。
“龙翔,同为上一届的高考状元,你跟顾宿他哥应该认识吧?”
龙翔的眼底罕见的闪过一缕忌惮的神色。
“那个人,很强!强的过分!如果给他提前召唤亡灵的时间,十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
“哈哈哈哈,龙翔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战士系和法师系的专长本就不同嘛!”方标志笑着说道。
“方市长,你就拭目以待吧!顾宿的实力天赋,完全不比他哥弱!定能夺得苏城第一!”
邰学真拍着胸脯保证。
“邰学真,我觉得你还是考虑一下,啥时候交出你的茅台吧。”
洪建国冷笑了一下,紧接着一指擂台。
“四系的擂台,有三个守擂者可都是我们第四高中的学生!”
邰学真闻声看去,不止法师系的擂台被乔榆占领。
战士系的擂台上,那个四中很爱装逼的学生还在擂台酣战。
肉盾系的擂台,一个娇小的身影扛着黑色大盾屹立不倒。
只有刺客系的擂台被他们一中占领,邰学真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
“你别高兴得太早!笑到最后的才能笑得最好,他们还没守擂成功呢!”邰学真咬着牙说道。
“行,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洪建国也不恼怒,自信满满的说道。
“今天这二十年的茅台我喝定了!耶稣也留不住你的茅台,我说的!”
看台上两位校长的斗嘴并没有影响到下方擂台赛如火如荼的进行。
“第四高中,乔榆,守擂成功!守擂成功次数——8次!”
即便是不能再丢地板砖,乔榆本身的实力同样不容小觑。
他很快就击败了路人考生甲乙丙丁,法师系还有挑战资格的考生就只剩下了顾宿!
一直闭目养神的顾宿终于睁开了双眼,乔榆转过头,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交织。
气氛瞬间变得焦灼起来,一股浓浓的火药味在考场弥漫。
乔榆一撇嘴。
“你看你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