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異德 線上看-第二百三十二章 非洲情報鑒賞

異德
小說推薦異德异德
“好啦好啦,我们还是听听宇飞的案情介绍吧。”刘长风再次制止二老争执。
陆宇飞继续介绍案情。
从磨刀岭回到总部基地,他第一时间将唐一明送到科技部进行治疗,但修疗干事确证无法恢复其记忆能力。
在送唐一明去修疗的同时,陆宇飞序时倒查了一切与谭芳芳长老日程活动相关的所有视频监控资料,在十一万年前,也就是人类历法3年前的一天,发现唐一明曾经到羽嘉扬大厦拜访过谭芳芳长老。
離婚報告書
档案资料表明,这次拜访并没有提前预约。而且,通常情况下也不会有外人知道谭芳芳长老的存在。巧合的是,当天,谭芳芳长老正巧从行宫回到总部,就住在羽嘉扬大厦内,她罕见地授意前台工作人员,同意唐一明的拜见请求,并且在第28层生活区单独接见了唐一明。
大厦前台历来对任何到访羽嘉扬的访客都要作记录,详细记载访客拜见的理由以及受访者是否接受拜访的意见及理由。
那一次,唐一明对谭长老的拜访理由是“见老朋友”,谭芳芳长老的意见是“接受拜访”,而理由竟然是“好久没有见过男人”。
百合物语
由于谭芳芳长老的生活区域严禁实施监控,所以,芳芳长老接见唐一明时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不得而知。
唐一明在谭芳芳长老那里只呆了36分钟后就离开,从此之后再没有来过。再往前倒查,也没有资料表明在此之前唐一明与谭长老有过任何接触。
相府醜女,廢材逆天 小說
“因此,我怀疑谭芳芳长老可能就是在那一天被唐一明调了包。”陆宇飞简要汇报完调查情况后,也说了自己对案情的判断。
首席影后豪萌妻
“而且……”陆宇飞顿一了顿,又接着说:“我认为,不排除谭芳芳长老提前与唐一明预约的可能。”
黄克俭听完陆宇飞的判断,首先说话:“宇飞的意思,其实是指不排除芳芳长老与唐一明里应外合,找唐一明为她顶包,而她自己却脱离了异德社会吧?”
“是啦是啦。”高玉德叫道:“谭芳芳一直对于自己成不了异衍伍德而耿耿于怀,长期郁结,可能早就对异德社会存有二心。如果她利用自己长老身份不被施以德技、不被监控的便利,暗中勾结人类,我们的确很难发现。非法视频中关于异德背景的内容如此详实,恐怕正是谭芳芳本人在成功潜逃回到人类社会后所采取的陷害异德的行动。”
玉德长老一向喜欢咋咋呼呼,说的东西不一定靠谱,不过,这一次他发言后,大家都沉默。
是的,其实大家都曾猜测谭芳芳会对异德社会有二心。一是碍于其长老身份,不能用德技探知她真实想法,二是过于托大,笃定谭芳芳脱离不了异德社会,也无法对异德社会构成什么威胁。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谭芳芳有功于异衍伍德,但终究只能是人类,若真是她自意要离去,倒也罢了。至于揭我异德老底,看起来,这世上还真的只有她才能揭得这么彻底,揭得这么精准,揭得这么详实。我意,一旦查证属实,算是功过相抵、恩怨两销,你们不得随意为难于她。”刘长风幽幽地说道:“只是,谭芳芳便不再是我异德长老了。”
正说间,一道急讯传到长老会!
是非洲基地传来的,信息是周绮法官加密急报,刘长风示意冯适转在场三长老两法官都知悉。
一看之下,信息内容非同小可:
已确知人类特异七星战队下落,欲与之决战,妥否,请示!
“周绮法官这么快就追查到敌人行踪,可谓神速。”黄克俭赞。
“请示个什么鬼?发现七星战队,当然直接就应该开打,狠狠地打!”高玉德骂。
“你们两位法官的意见呢?”刘长风问冯适和陆宇飞。
“以我对周绮法官的了解,这个信息,看似请示,实则求援。”冯适道:“周绮法官做事,杀阀决断,向来干净利落,从不让长老们担心,此次行动之前却来个这样的请示,表明她并无绝对把握。”
“我同意冯适法官的分析。”陆宇飞道:“乔倾城法官五德之技并不在周绮之下,其落败虽然有对方突袭导致的偶然性,但也足以证明七星战队战力极强,不容轻视。周绮法官表面上杀阀决断干净利落,但全局意识、安危意识极强,她明知我异德社会急需一场大胜仗,容不得半点闪失。她之所以求援,并非没有胜算,而是想保证我异德以压倒性之优势发动决战。”
刘长风点了点头,令:
我与玉德长老、冯适、陆宇飞即刻前往非洲基地增援周绮。原本想我三老都去非洲,考虑到近期一系列事件,为防人类或脑顶系趁我总部空虚又来袭扰总部基地,克俭长老留守总部以作防范。
令完,刘长风指着仍然坐在地上的傻呆的唐一明,对黄克俭道:“人这样活着也无趣味,好歹算曾经同事一场,就由克俭长老做个善事,赠他一道极乐,了却了吧。”
赠极乐,原本是异德面对其尚在人类社会的亲属即将死亡时,帮助亲属“安乐死”的一种做法。
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用夺志德技,臆造宗教极乐世界的映射全面替换将逝者意识映射,让逝者最后的意识以为自己去到了极乐之境,算是对亲属最后的一份馈赠。
黄克俭点头称是,一边扶起唐一明,一边对刘长风和高玉德道:“二老虽说战力超群,也要小心从事,可让冯、周、陆三位法官主攻,二老周应大局为好。”
“什么婆婆妈妈的。”没等刘长风答话,高玉德便道:“我这样的性子,这么大的阵仗,你让我只是掠阵?有这个可能吗?”
黄克俭被高玉德一通抢白,哭笑不得,也不再说什么,拎着唐一明出了长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