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布衣牛板筋-第81章:奇人分享

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小說推薦天賜萬象玉作杯之兵哥哥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得把它们埋了”谷茂林说。
王珂想站起来,双腿已经麻木了。这到底是玄幻之术,还是?
但王珂已然相信,这肯定不是岐黄之术。如同传说中的湘西赶尸人,属于不能解释的玄幻。很多事当自然规律还无法解释的时候,我们只能把这些超自然的现象,归结为玄幻。但是亲眼所见,已经让人毛骨悚然。
“谷茂林,你怎么会这种玄幻之术?”
说这话时,谷茂林已经在原地,把那几条蛇集中起来,在原地堆起一个雪冢,并且自言自语地说道:“等到地冻雪化时,我再重新为你们做一个墓。”
回过头来,谷茂林对王珂说:“班长,你信了吗?”
王珂使劲的点点头,接着又摇摇头。他不想骗谷茂林,自己是革命战士,可如果说出去,谁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呢?
“班长,你帮帮我,你是除我爷爷之外,第一个知道我会这种功夫的人。”
“这是什么功夫?这分明是妖术邪术!”王珂惊魂未定,说出话来丝毫不客气。可是一想,人家谷茂林把这天大的秘密都告诉了你,无非想找你帮个忙。你怎能如此薄情寡义。就算是不帮忙,也不该讽刺人家。于是,他又心软下来。
“谷茂林,你要我怎样帮你。”
“我就是想回家,见我爷爷最后一面。给我五天就行。”
谷茂林的这个要求不过分,因为扣除路途,实际上在家只能待三天。
“你爷爷到底去世了没有?为什么以前你一直说你爷爷已经去世?”王珂还有最后一个不解的问题。
“我不是故意这样说的,是我爷爷让我说的,他……”谷茂林声音又低了下去,“他仇家太多。”
王珂一听就笑了,“谷茂林,你以为刚刚那点小把戏我就信了你,现在是什么时代,不是上古时代,武侠小说看多了吧!改革开放都好多年了,你还以为是江湖上的腥风血雨吗?这朗朗乾坤,哪来什么仇家?”
“班长,信不信在你,但这就是真事。王珂班长,我真的没拿你当外人,你相信我好了,我爷爷真的不是一般人。”
“好,我也不扯那么远。我也不管你爷爷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我想办法帮你就是。明天我给你回话!”
攻掠吸血鬼伯爵
“太谢谢班长。不过我还有一个请求,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们都当作没有发生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你我都有麻烦。”谷茂林言辞恳切。
“行了,那我们回去吧。”
“嗯,班长,我等候你的消息。”
有一位哲人说过,世间的一切都是有缘相遇。
冷遇见暖,便有了雪和雨;
春遇见冬,便有了季节和岁月;
天遇见地,便有了想象和永恒;
我遇见你,便就有了生命与友谊。
人这一辈子,没有平白无故的遇见。所有的相遇,都有它的必然,都有它的缘分。
王珂回到连队,就直接去食堂吃饭。吃过饭,他想了一下,还是要去找二排长胡志军,至少听听他的意见。结果到了二排,才知道二排长胡志军今天就没在连队吃饭,他去卫生队串老乡了。卫生队长是早他两年入伍的同乡,两个人几个月才会凑到一起,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王珂怏怏而回,低着头,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
“侦察班长,低着头想啥呢?”迎面走来了副连长鲁泽然。
“副连长好!”王珂立正敬礼。
“走,陪我散散步去。”副连长鲁泽然说,王珂知道面前的副连长鲁泽然对自己一直都很好。两人虽说是上下级关系,但感情早就超越了一般同志关系。
“是!”王珂掉转身子,随着副连长鲁泽然向后面的菜窖走去。
路上的积雪早就被铲光,但路两面的树上的雪,还时不时地从毛杨树上掉下来。这种被称为“毛杨树”的树,是北方常见的一种速生林。长的又高又大,树皮是白色的。叶子和南方的杨树相比,多了许多毛,而且一到春天,漫天飞舞的都是毛絮,里面夹杂着它的种子。
“侦察班长,你有心事啊!”
“副连长,我是有一件为难事。正不知道如何处理呢!”
“什么事,说出来我听听,看看能不能帮到你。”副连长鲁泽然听到王珂犯难,顿时开心无比。如果自己能帮到王珂,无异于还了一个小人情,自己欠他一条命、几次情呢!
王珂便把谷茂林的事说了一遍。当然,谷茂林能隔着眼皮看路、隔着石头识物,以及雪地呼唤冬眠蛇这些事是坚决不能说的。说白了那就是迷信,甚至有可能引发风波。
“你这叫典型的管闲事啊!”副连长鲁泽然一听,就有些上头。
“是的,我是在管闲事,副连长,雷锋同志为什么优秀?不是因为他汽车开得好,而是他闲事管得多。只要对他人有帮助,做一个有益于他人的人,我也愿意去做!”
“哈哈哈……”副连长鲁泽然听到王珂的奇谈怪论,笑得不行。
笑完,副连长鲁泽然问:“他还是个新兵啊!如果家里确实有情况,也不是不可以请假。但是你也在说,他爷爷到底死了没有?他爷爷没死,他为什么以前那样说?”问题和王珂以前想的一样,但却不能把真实的理由告诉副连长鲁泽然。
“副连长,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以前他那样说,肯定有说的理由。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他还有过一次偷跑的经历呢!”
“啊!你怎么知道?侦察班长你给我听听。”于是,王珂便把上次两名警察开枪在后边追他的那件事说了一遍。
副连长鲁泽然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兵,可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万一要是帮他,回家后又捅了篓子该怎么办?你最后离他远一点。”
“副连长,我保证不会!如果我们不帮他,他肯定会偷跑,那时候背个处分他在部队就完了。”接着王珂又把谷茂林的真实想法,说给了副连长鲁泽然听。
“这样,你让我想想,看看有什么办法,去和他们机枪连得副连长打个招呼!如果不行再别想办法。”
“谢谢副连长,那明天能有回复吗?”
“不用等明天,一会儿就能有回复。”说罢,副连长鲁泽然也不散步了,调转头向机枪连走去。
王珂窃喜,他没有想到副连长鲁泽然这么给力,说办就办。
“你在山墙头等我一下,我去找找他们副连长。”副连长鲁泽仁给王珂打了一个招呼,自己推开门就到了机枪连的连部。
不一会的工夫,副连长鲁泽然边摇头边出来了,见到王珂就说:“侦察班长,看来不行,这小子在连队的印象很一般啊!”
“啊!”王珂一听,心里拔凉拔凉的。“那副连长,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呢?”
副连长鲁泽然想了一下,“办法呢,不是没有,只不过值不值?”
“副连长,那你说一下好吗?”王珂有些着急。
“那就是从上面给打个招呼,其实机枪连现在也需要一个给他假的理由。”副连长挠了挠头,下雪的天,刚才这样一折腾,还有点不好意思,头上的汗也冒出来了。
“上面我也不认识人啊!”王珂没有想到,谷茂林请假这件事竟然这么复杂。
“人呢?我倒是认识,直属队的协理员也是我的老乡。可是这件事啊,我去说不合适。”副连长鲁泽然有些为难。
“你去有什么不合适呢?”王珂追着副连长鲁泽然问。
“我刚刚去问过他们机枪连的副连长,如果协理员再打电话过来说,他们连首长肯定怀疑是我在鼓捣的。”
王珂点点头,确实是这样。
“诶,有了。”副连长鲁泽然突然想起来,王珂正在出公差。“王珂,这两个股长,你能不能随便找一个,让他们帮你给韩协理员打声招呼呢?”
“我跟他们都不熟,只是这次出公差……”
“走走走,你跟我去连部,我们到连部给股长打电话。”副连长鲁泽然所说的股长,正是军械股长申龙成,他和韩协理员是同乡。
“行不行啊?副连长。”
“肯定行,不用啰嗦,听我的。”
王珂随着副连长鲁泽然来到连部,他查了一下军械股长申龙成家里的电话,就拨了出去。
电话接通,副连长鲁泽然说:“申股长,我是炮兵连鲁泽然,我们侦察班在你那出公差,还满意吧?”
“满意满意,非常满意!”电话那头,王珂都能听见军械股长申龙成的声音。
副连长鲁泽然手拿话筒,歪着头对王珂笑笑,“申股长,我们侦察班长王珂有一点小事想麻烦你帮个忙!”
“什么小事?”
“想请你给我们协理员打个电话,机枪连有个新兵叫谷茂林,他爷爷快要去世了。急需要回家处理,想请五天假。”
“哦,电话是打给老韩吧?这个没有问题,我现在就打。诶,等一下,怎么成了机枪连的兵?”
“哦,是这样,这个机枪连新兵啊,是认我们侦察班长王珂做哥哥的。今天下午这个谷茂林看到王珂,在帮助你们军械股整理弹药库,看到你对王珂那么好,就想通过你这条关系来走走后门呗!”副连长鲁泽然一边说,一边朝王珂挤挤眼,他竟然也撒了一个谎。
“那好,我试试,叫谷茂林,就五天对吧?”
“对对,我和王珂在这边等你,电话有消息告诉我们一下。”
还是军械股长的面子大,没有五分钟,电话铃响起来了,“老鲁啊!你们韩协理员的电话打通了,现在已经通知连队报假了。明天上午一上班,他就给批掉。”
“太谢谢申股长啦,要不要王珂跟你说两句?”
“不用啦,把我的弹药库和军械库都整明白了,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
“咔嗒”电话放下了。王珂这个兴奋啊,对着副连长鲁泽然就是一阵傻笑!